首页 新闻中心 产业发展 专业服务 解决方案 技术支持 成功案例 科技创新 招纳贤才
成功案例
 
PSA与FCA要取消婚约?
来源:   发布时间:2020-06-14 04:23  点击次数:0

[摘要]随着疫情加剧,近日全球股市暴跌,PSA与FCA的市值相对双方签订婚约时,已大幅缩水。

据法新社报道,PSA(标致雪铁龙集团)与FCA(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)原计划于2021年初完成的合并项目,正遭受巨大挑战。

这让我倍感诧异:PSA与FCA的婚约,去年10月底才被官宣,如此短的时间,就要劳燕分飞了?

仔细一想,此事看似毫无征兆,但也并非空穴来风。

待评估的财务平衡

进入2020年,汽车行业遭遇的黑天鹅特别多,其中最肥最大的一只,当属新冠肺炎疫情无疑了。

3月16日,FCA因扛不住该黑天鹅巨臀的强大压力,关闭了其在意大利、塞尔维亚和波兰的多家工厂;两天之后又宣布关闭其在美国、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所有工厂。伴随工厂关闭,为了节省资金,FCA还决定与将近2000名合同工解除劳动关系。

PSA在黑天鹅巨臀面前,也好不到哪去。当地时间3月16日,PSA也宣布关闭其在欧洲的15个生产基地。

这实属无奈之举。一方面是由于部分员工感染了肺炎病毒;另一方面,病毒的持续蔓延严重抑制了民众对车辆的需求。

工厂关闭,对车企来讲就等于断了直接收入来源,而每天又必须承担高昂的固定开支。因此,PSA与FCA在市值、销量、营收等方面的账面情况和平衡关系上,都将发生巨大变化。

想要在合并后相处和睦,双方之间的平衡显得格外重要。基于此,凯利蓝皮书分析师Karl Brauer也表示,随着疫情的持续,与两家公司合并有关的财务条款需要被重新评估。

难以兑现的股息

一个具体表现就在于,婚约里允诺的股东股息,或将难以兑现。

按照去年PSA和FCA官宣合并的相关约定,PSA和FCA还需向各自的股东支付11亿欧元(约合87亿元人民币)的股息。

此外,PSA还需要向其股东分配持有的佛吉亚46%的股份;而FCA则需向其股东分配55亿欧元(约合435亿元人民币)的特别股息,以及其在柯马(Comau)的股份。

PSA或许还能挺一挺。2019年,PSA净利润46.68亿欧元(约合369亿元人民币);调整后净利润63.24亿欧元(约合500亿元人民币);汽车业务部门的自由现金流为32.65亿欧元(约合258亿元人民币)。

不过,自疫情爆发以来,佛吉亚的市值已经由官宣时的每股41.36欧元(约合327元人民币)降低为3月28日的26.16欧元(约合207元人民币),意味着PSA所持股份的价值缩水了约10亿欧元(约合79亿元人民币),可能会影响到原协议中规定的分配。

再看FCA,2019年其全年营业利润66.7亿欧元(约合527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27亿欧元(约合213亿元人民币),工业自由现金流为21.1亿欧元(约合166亿元人民币)。说实话,该利润表现不能令人满意,而此时如果再产生额外付出简直雪上加霜。

随着疫情加剧,近日全球股市暴跌,PSA与FCA的市值相对双方签订婚约时,已大幅缩水。

当前停工停产的形势下,PSA与FCA现金流大有捉襟见肘之相。有消息称,FCA已经新增了一笔38.4亿美元(约合272亿元人民币)的紧急信用贷款,用于应对疫情的冲击。

如果这时还得为了合并事宜,拿出来那么多钱来给到股东,估计PSA和FCA也只能哭着拿“欧美版喜儿”抵债了。

就连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(Bruno Le Maire)都不断发出警告,“所有企业,尤其是规模最大的企业,应在派息方面采取最大限度的克制。”也难怪有人会揣度,PSA和FCA的婚约将会解除。

难以解困的中国市场

随着国外疫情形势日益严峻,诸多跨国车企采取的策略是,依靠从疫情中逐步恢复的中国市场。

这两天,大众CEO赫伯特·迪斯就在德国ZDF节目中公开“抱怨”,只有中国贡献了大众集团的收入,其他市场没有营收。这还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同样面临营收停滞窘境的PSA和FCA,比大众集团更需要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。因为他们的重心市场,正是被黑天鹅巨臀狠狠压着的欧洲和北美。

然而,众所周知,PSA与FCA在中国的表现都不理想。

PSA在华的合资品牌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,这两年的业绩犹如坐了过山车,一路下滑;而前些日子,长安PSA分家,也体现出中国消费者对其DS品牌接受度着实不高。

据PSA此前公布的销量数据,2019年,PSA在世界范围内的累计销量为347.91万辆,同比下滑了10.3%;而在中国及东南亚地区的销量仅为11.71万辆,同比暴跌55.4%。

在中国市场的羸弱表现甚至拖累了PSA的财报。对比去年其在全球市场实现净利润63.24亿欧元(约合500亿元人民币),在中国市场却亏损了7亿欧元(约合55亿元人民币)。

而FCA方面,在华合资公司广汽菲克从2018年开始,下滑比较明显,去年广汽菲克全年销量同比下滑40.96%至7.4万辆。旗下菲亚特品牌几乎已被中国市场抛弃。

从数据来看,2019年FCA 在北美地区的净收入为800亿美元(约合5675亿元人民币),税前利润74亿美元(约合525亿元人民币),同比增长7.4%;反观其在亚洲市场的表现,去年却亏损3960万美元(约合2.8亿元人民币),销量只有14.9万辆,同比下滑29%。

长远利益才是王道

然而窘境之下,更可能的情况是,疫情将会进一步加速二者的合并。

一方面,对于PSA和FCA来讲,疫情过后仍旧将面临着欧洲碳排放等政策压力,以及新四化趋势下的全新挑战。

眼下,FCA的很多车型并不符合越来越严苛的排放法规要求,已经预备在未来三年支付约18亿欧元购买排放额度。加速电动化转型,显然是FCA的一根救命稻草。

而PSA CEO唐唯实在疫情发生之前也曾公开表示:到2025年“标致、雪铁龙、欧宝、沃克斯豪尔、DS这五个品牌,将在全球范围内推出40款电气化车型。”

二者在电动化转型方面有着同样迫切的需求,合并能够促进二者在技术、产品和平台等各方面的协同。

据双方估计,从实现完全合并的第一年起,协同效应就将产生正向净现金流;在合并第四年时,双方将实现约80%的协同效应,耗费的一次性总成本约为28亿欧元。而在此之后,合并产生的巨大价值增值,估计约为每年37亿欧元。

而这种协同也将补偿因疫情所导致的短期财务损失。

另一方面,从经营角度,合并之后,现有品牌相互促进,尤其在强势市场或许可以形成优势合力。这不是短期财务损失可以抹杀的。

PSA拥有包括标致、雪铁龙、DS及2017年收购的欧宝和沃克斯豪尔等品牌;而FCA的旗下品牌包括菲亚特、克莱斯勒,道奇Ram、Jeep、阿尔法·罗密欧、玛莎拉蒂。

毫不夸张地说,两大集团旗下的汽车品牌涵盖从超豪华车、豪华车、主流乘用车到SUV、卡车和轻型商用车等所有关键细分市场。

尽管未来会面临区域价格重叠的部分问题,但整体来看,二者的合并更有利于共享长期经营建立的产销渠道。

正如PSA集团在给法新社的邮件回复中写的那样:“在当前的环境下,合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意义。我们的团队正以同样的承诺继续推进工作。”

所以,伴随疫情的过去,合并的浪潮也将永不停息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
上一篇:亲历疫情 伟巴斯特的“惊魂”14天
下一篇:没有了
 
 
重庆鸿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现代信息技术,依托计算机网络,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的电子商务公司。经过我们全体队员的努力和积淀,行业已鲜明地呈现知识化,年轻化的趋势!“唯天下之至诚,能胜天下之至伪,唯天下之至拙,能胜天下之至巧”。